智能问答繁体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民政要闻

杜威:坚守岗位,保障武汉抗疫“最后一公里”

2020-07-24 22:10 武汉市民政局

        7月13日,全国民政系统“为民爱民同心战疫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主题宣讲活动在京举行。民政部政务微信推出“主题宣讲·榜样力量”系列报道,陆续讲述8位宣讲人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和脱贫攻坚一线的故事。今天,让我们一起聆听湖北省武汉市武昌殡仪馆业务科负责人杜威的倾情讲述!
他无惧生死,面对感染危险,冲锋在前。
他不畏困难,抢修设备,沉着应对。
他不理偏见,默默坚守,无悔付出。
作为殡葬行业的一份子,
他始终不忘民政工作者的初心。
70多个日夜的奋战,
以专业给予逝者尊严,
用敬业获得生者认可。
行走在生死两边,
他是人生最后旅程的摆渡人——杜威

坚守岗位,保障武汉抗疫“最后一公里”

杜威

大家好!我叫杜威,是湖北省武汉市武昌殡仪馆业务科负责人,负责管理遗体防腐整容、遗体火化、守灵、设备维护等工作,是一名来自基层一线的民政人。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我的家乡——湖北武汉,不幸沦为了这场疫情最严重的地区。

作为一名从业23年的殡葬人,我深刻知道,这场疫情对武汉人民意味着什么,对我们殡葬工作者意味着什么。

没有硝烟弥漫,但它却是一场战争,一场考验初心与使命、决心与责任的战争。

在疫情之初的那些日子里,人们大都没有意识到它的严峻性。但作为基层殡葬一线的部门负责人,多年的工作经验和来自从医朋友的信息,我已经预判到疫情的严峻性,并及时向上级报告了相关信息。

在疫情之初的那些日子里,我没睡过一个囫囵觉,没脱过一次衣服。每一次的手机铃声,都是我们出发的号声。坐在遗体接运殡葬车里,望着昔日车水马龙而今却空空荡荡的街道,疲倦不堪地听着发动机隆隆的轰鸣声,一种前所未有的悲痛、悲凉瞬间笼罩全身。

        疫情期间,看着因新冠肺炎而去世的同胞,我深刻感受到一阵阵悲伤。但我从未怀疑我的工作的崇高神圣,我的工作是人文的,我所追求的是将温暖传到每个人的心中。

1月31日,一位老人在家中去世。接到电话时,我正准备吃降压药,匆忙中把苦涩的药片扔进嘴里囫囵吞下,带领接运小组就赶赴现场。社区居民把自家门窗关得紧紧的,但我能清楚地看到紧闭的窗子后面是一双双恐惧的眼睛,一种压抑到令人窒息的氛围在社区里弥漫。社区工作人员告诉我,老人近期存在发热现象,极可能是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更为棘手的是,老旧的居民楼没有电梯,楼梯间堆满了杂物,同一时间只能供一人上下楼,接运单架根本无法进入。

近距离接触,意味着存在感染的风险。按照要求,疫情期间所有遗体必须严格消毒并迅速接运,避免在人口稠密地区滞留。作为一名殡葬人,在关键时刻要冲得上去。我主动提出上四楼把逝者背下来。进入屋里,对逝者遗体和环境消毒后用双重尸体袋打包遗体,然后再用布条和我绑在一起,我弓着接近90度腰让他的上半身完全压在背上。穿着两层全封闭、行动不便的防护服,顶着布满雾气的面罩,在狭窄的楼道里一步一步试探着往下挪动,一层一层地把老人背了下来。以往几分钟可以走下来的四层楼,我背了将近20分钟,防护服内的衣裤早已湿透。逝者家属面带泪痕,双手合十深深地向我鞠了一个躬,我赶紧也向他鞠躬回礼,殡仪车发动即将离去,他大声喊出了一声:“功德无量,好人一生平安!”

3月3日,在进行遗体接运的时候,一位老先生,不愿接受老伴离去的事实,他紧紧抱着老伴的遗体,不许任何人触碰。看到我们的到来,老先生情绪变得更加激动。我靠近看了看老太太遗体状况,大致推测了死亡时间。对老先生说:“看得出来,婆婆年轻时是个美女。如果您再这样紧紧地抱着,婆婆身体冷下来后,就会有红色斑纹,就变得不好看了。婆婆现在下巴已经有些硬,耽搁一会就合不上了,婆婆一定不愿意这样。”一阵慌乱下,老先生才从极度悲伤的情绪中暂时脱离了出来。随后我为老太太做了简单的入殓处理工作,请老先生给老太太梳头画眉。看着那一幕,我不由自主地念起苏东坡的千古名句,“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道别需要仪式感,正如生活需要仪式感一样,道别的方式千万种,思念的心碎无不同。

        记得封城之际,殡葬设备维护是个大问题。疫情期间,一台火化设备的风机突然烧毁。这在平时,根本不算什么,可由于疫情,机电市场关闭,外面的车辆无法进入,无法采购到相应的配件。怎么办?我把目光锁定在之前老旧报废的设备上,带领维修技术人员和火化工连夜拆解报废设备,从中摘取一切可利用的零配件,并加以改造。到楼顶安装风机,按照正常操作流程需要大型机械设备吊装,可当时我们只能依靠人力冒着危险生拉硬拽,把500斤的风机配件硬生生从地上拉到了15米的楼顶,经过15个小时的抢修,这台火化设备终于正常运行,保障了疫情期间的使用。

我患有糖尿病、高血压,需要坚持服药,但在繁重的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常常是感到身体不适后才想起自己又忘了吃药,身体、精神的巨大压力让我备受煎熬。3月初,一饿,胃部就剧烈疼痛,当时也没在意,实际上也没有办法就医,一直扛到4月中旬武汉解封后才得以就诊。诊断结果表明我患上了“十二指肠溃疡”。医生说,真危险,离胃穿孔仅一步之遥。

干我们这一行,没有鲜花没有掌声,还会因为世俗的偏见而不愿提及自己的身份。但在疫情防控阻击战期间,武汉市殡葬行业取得了“安全生产零事故、全体职工零感染”的良好成绩,我们殡葬人的付出,虽然不为社会公众所知所晓,但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记得大年三十夜里,我将妻子与孩子送往父母家,临走时对孩子说:“爸爸过会儿就回来。”结果,再次见到妻儿老小已经是78天以后了……

说实话,我只是一个平凡而又普通的人,不过是因为各种机缘而选择了民政、选择了殡葬这个行业,但是,既然选定了这个行业,我就要对得起这个行业赋予的职责与使命,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她争取最大的荣光。目前疫情还未完全褪去,作为一个民政人,我将在自己的岗位上继续奉献,继续保障人民群众的基本殡葬服务需求,继续践行民政为民爱民的初心与使命,把自己的生命融入伟大的民生民政事业,助力祖国繁荣富强。

附件:

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当前页面

 已阅 0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