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问答繁体登录注册

武汉儿童福利院走出首位女研究生!她收到“妈妈”的视频哭了又笑了……

2021-09-06 09:18 武汉市民政局

    9月5日,22岁女孩陈小羽来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完成报到手续她是从武汉市儿童福利院中走出的首位女研究生“我其实不想哭的。”
    开学前一天,她收到视频信按下播放键后小羽用纸巾捂住双眼发来视频的是她的“秋妈”武汉市儿童福利院教务科工作人员李秋鸣。

秋妈为小羽录制了祝福视频

两周前,儿童福利院尚在封闭管理,想到无法送小羽上学,李秋鸣决定录一段祝福视频,她反复修改了三四天,来来回回录了很多次。“写信时,脑子里闪过十多年我们相处的故事,总想着可以再写好一些。”

孩子攥着拳头 乖得让人心疼

2010年7月,陈小羽被辗转送到武汉市儿童福利院。转眼已是11年,回忆被时光冲淡,她记住的只有站在大门口迎接自己的女老师。李秋鸣个头不高,扎着马尾,微微弯腰和她打招呼,利落地拿上小羽的行李箱和书包,“我是照顾你的老师妈妈,以后这里就是你的新家!”

在福利院工作多年,李秋鸣有高度的职业敏感,眼前的小羽把两手攥成拳头,清澈的眼神中藏着不安。她从此对这个新来的女孩格外留心。“和她差不多年龄的孩子正是喜欢疯的时候,她乖得让我心里蛮疼。”

小羽的衣物总是叠得没有褶皱,书桌上用手拂过去都摸不到灰尘,“她一直是院里弟弟妹妹们的榜样”。

李秋鸣和陈小羽(中)和雯雯(右)一起看视频信
孩子第一次喊“秋妈” 让她欣喜若狂

正读小学六年级时,小羽患上腮腺炎,被隔离在宿舍楼的单间里,李秋鸣从窗口送进饭菜后,又趴在窗口,和小羽扯着嗓子聊天。“有秋妈的声音就不怕了”,每天三餐的送饭时刻成了小羽病中最盼望的时刻。

每天早上,小羽要步行到附近小学上学,中午、晚上都会回院吃饭,她习惯看到秋妈守在一楼食堂门口,看孩子们有没有回来。秋妈告诉她:“你们有一个没回,我都吃不下去。”

“我曾经写过很多感想,但最令我动容的是你唤我一声‘秋妈’……”录好的视频信里,李秋鸣说到这句时顿了一下,低头控制住情绪。在她心里,“妈”与“秋妈”的份量不同。

小羽跟着其他孩子喊“妈”时,她只觉欣慰。小羽在读高中时,一次在微信里突然改口唤她“秋妈”。她欣喜若狂,回复了一串“哈哈哈哈”。李秋鸣懂得背后的意义:“孩子是想把自己和别人对我的称呼区分开来,说明我在她心里又重一分。”

李秋鸣回忆过去时激动地流下热泪

被照顾的她也成为了会照顾人的姐姐

李秋鸣的个性签名写着“这一生跟孩子结下不解之缘,幸福”。她告诉记者,“与其说是我陪伴他们长大,不如说是孩子们回馈我许多快乐。”

小羽同样把两人的亲密解读成“爱的双向奔赴”。为了有更多时间陪伴孩子们,秋妈通常将休息调整在工作日,这样,周末就能在院里守着放假的孩子们。

孩子的信任填满了李秋鸣的心,她的细致既是个性使然,也是工作要求,她对所有孩子都是同等对待。

与小羽同岁的雯雯来院时已经有13岁,考虑到年龄相仿,雯雯被安排和小羽住对床。李秋鸣发现,雯雯有时会抓着床单一角,垂着头坐在床边,她拉来小羽商量,“我们俩一起多陪雯雯,好不好?”

小两个月的小羽表现得像个姐姐,每天拉着雯雯吃饭、活动。不到一年,雯雯前往寄养家庭生活时,已经变得爱笑会闹。

今年,雯雯也被录取为中南民族大学的研究生。小羽则一直在福利院里生活,成为从福利院走出的首位女研究生。

李秋鸣与小羽和雯雯谈心,鼓励她们继续努力学习
我也想长成和他一样会发光的人

随着小羽升入高中,秋妈有了当家长的矛盾:教育小羽要努力学习,又怕孩子压力太大影响健康,见到小羽就不自觉地念,“身体要紧,别搞学习搞坏身体。”

高考成绩出来,小羽没能考入理想中的学校,进入武汉一所二本高校。那年夏天,福利院为考上大学的小羽庆祝,小羽却当场哭了,“觉得没有考好,对不住老师们”。会后,秋妈单独留下小羽,对她说:“创造可能性的关键在自己,只要你一直努力,就能改写命运。”

李秋鸣的手机里,有小羽和雯雯在大学期间参加各种活动的照片。大学期间,小羽是学生会干部,还和雯雯相约报名参加军运会志愿服务。大二暑期,雯雯与同学结伴前往广西,为当地儿童开展半个多月的义务支教。

孩子们发来的照片成了李秋鸣四处“显摆”的资本,“看我们孩子优秀吧!”

小羽入院前,福利院有个男孩考上华中科技大学,后来,又被保送到清华大学读研。当他回到福利院交流时,孩子们看向哥哥的眼神里都是崇拜。

“我也想长成和他一样会发光的人!”大三上学期,陈小羽决定跨校跨专业考研。

李秋鸣在帮孩子们整理福利院赠送的生活用品
秋妈和老师们
是温暖她的光亮

“双跨”的难度不言而喻。陈小羽有一张考研作息表:早上六点起床,六点半到食堂吃饭,在图书馆自习到关门,晚上十点才回到宿舍洗澡,入睡前,她习惯戴上耳机听着英语睡觉。

陈小羽偶尔给自己放假,围着操场跑圈,“可以休息,但不能停滞不前”。

和高三不同,再辛苦疲惫,陈小羽都没想过和秋妈倾诉,“考研是自己的事,不想把情绪倒给她”。但在她心里,秋妈和其他老师是一直温暖自己的光亮。

接近十个月的全心投入,陈小羽收获了比国家线高出120多分的成绩。时隔四年,高考失利的遗憾终于被弥补。

3月30日,陈小羽在网上查询到研究生拟录取通知后,将好消息告诉秋妈,“秋妈,我有书读了!”秋妈连回三个大拇指,“真牛!”

李秋鸣给小羽和雯雯送行
晒出录取通知书 义工老师为她点赞

武汉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集中供养孤儿供养标准、散居孤儿供养标准均有所提升。2019年起,民政部实施“福彩圆梦·孤儿助学工程”,为年满18周岁考上普通全日制本科、普通全日制专科学校、高等职业学校等高等院校及中等职业学校,攻读的中专、大专、本科和硕士研究生的孤儿,按学年发放资助。小羽正是受益人之一。

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小羽发了一条朋友圈,晒出通知书、书签和明信片。曾在高中时期为她进行辅导的义工点了个赞。小羽读高中时,正在华中科技大学读博的义工老师,每周末来福利院给小羽进行一对一文化课辅导。

一路成长,小羽对“幸福”有更深刻的理解,“到有足够能力的时候,我希望把爱回报给社会。”

几天前,儿童福利院解除封闭管理,李秋鸣和其他老师可以外出,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着清单去超市为小羽采购入学用品。从行李箱、冬被到洗发水、口罩,她把列着十几样物品的清单看了又看,“就怕给孩子漏东西,当妈不就是操心一辈子”。

附件:

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当前页面

 已阅 0  打印   关闭